山楂树之恋电影_山楂树之恋精彩书摘

2017-01-15 热度:

山楂树之恋电影_山楂树之恋精彩书摘

  山楂树之恋精彩书摘:

山楂树之恋
山楂树之恋

  你把抖传给了我

  他看着她,说不出话,很久才低声叫道:“静秋,你可能还没有爱过,所以你不相信这世界上有永远的爱情。等你爱上谁了,你就知道世界上有那么一个人,你宁可死,也不会对她出

  剧照

  尔反尔的---”

  她被他静秋叫得一颤,浑身发起抖来。她不知道他为什么叫她静秋而不叫她小秋或者别的什么,她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连叫两声,但他的语调和他的表情使她觉得心头发颤,觉得他好像是一个被冤枉判了死刑的人,在等候青天大老爷救他一命一样。

  不知道为什么,她就觉得自己相信他了,相信他不是个出尔反尔的人了。她说不出话,但越抖越厉害,深呼吸了几次都不能止住她的抖。 他脱下他的军大衣,给她披上,说:“你冷?那我们往回走不要把你冻坏。”

  她不走,躲在他的军大衣下继续发抖,好一会儿,她才抖抖地说:“你也冷吧?你你把大衣穿了吧”

  “我不冷。”他就穿着个衬衣和毛背心,坐在离她两三尺远的地方,看她穿着棉衣,还在军大衣下面发抖。

  她又抖了一阵,小声说:“你----如果冷的话,也---躲到大衣下面---来吧。

  他迟疑着,好像在揣摩她是不是在考验他一样,他定定地看了她好一会儿,才移到她身边,掀起大衣的一边,盖住自己半边身子。两个人像同披一件雨衣一样披着那件军大衣,等于是什么也没披。

  “你还是冷?”他问。

  “嗯也不是冷,还是你穿大衣吧,我我穿了也没用”

  他试探着握住她的手,她没反对,他就加了力,继续握着,好像要把她的抖给捏掉一样。握了一会儿,他见她还在抖,就说:“让我来想个办法---我只是试试,你不喜欢就马上告诉我”说着,他站起身,把军大衣穿上,站在她面前,两手拉开两边的衣襟,把她严严实实地裹在里面她坐在那里,头只有他肚子那么高,她想现在他看上去一定是像有了毛毛一样,肚子变大了。她不由得笑了一下,人也不那么抖了。他垂下头,从大衣缝里看她:“是不是笑我像个孕妇?”

  她被他猜中,而且他又用了孕妇这么一个文妥妥的词,她笑得更厉害了。他把她拉站起来,两手拉着大衣两边的前襟使劲裹着她,说:“这下就不像孕妇了”但他自己很快抖了起来,说:“你你把抖传给我了”

  她靠在他胸前,又闻到那种让她头晕的气息了。不知道为什么,她好像很希望他使劲搂她一样,好像她的身体里有些气体,把她的人胀得泡泡的,需要他狠狠挤她一下才能把那些气挤出去,不然就很难受。她不好意思告诉他这些,也不敢用自己的手搂着他的腰,只把两手放在身体两边,像立正一样站着,往他胸前挤了一点。

  他问:“还冷?”于是再抱紧一些,她感觉舒服多了,就闭上眼睛,躲在他胸前的大衣里,好想就这样睡过去,永远也不要醒来。

  他抖了一会儿,小声叫道:“静秋,静秋,我以为---再也不能这样了,我以为那次把你----吓怕了。我---现在两手不空,你拧我一下,让我看看是不是在做梦---”

  她扬起脸,问:“拧哪里?”

  他笑:“随便拧哪里,不过现在不用拧了,肯定不是做梦,因为在我梦里,你不是这样说话的----”

  “在你梦里我是怎样说话的?”她好奇地问。

  “我做的梦里,你-----总是躲我,叫我不要跟着你,叫我把手---拿开,说你不喜欢我碰你。你----梦见过我没有?”

  吻她

  一路上,他都牵着她的手,说天太黑,怕她摔跤。两个人的手一直抓在一起,有点汗涔涔的。他问:“我牵着你的手,你是不是好怕?”

  “嗯。”

  “以前没人牵过你的手?”

  “没有。”她好奇地问,“你牵过别人的手?”

  他有好一会儿没回答,最后才说:“如果我牵过,你是不是就觉得我是坏人?”

  “那你肯定是牵过的。”

  “牵和牵是不一样的,有的时候,是因为责任,有的时候,是因为没别的办法,还有的时候是因为爱情”

  她还从来没有听过别的人直截了当对她说“爱情”这个词,那时说到爱情,都是用别的词代替的。她听他用这个词,感觉很尴尬。她不敢顺着这个话题往下说,不知道他还会说些什么令她尴尬的话来。

  路过那棵山楂树的时候,他问:“那边就是那棵山楂树,想不想过去看一下,坐一会儿?”

  静秋觉得有点毛骨悚然:“不了,听说那里枪杀过很多抗日英雄的,晚上去那里好怕”

  “那以后有机会再来吧。”他开玩笑说,“你信仰共产主义,还怕鬼?”

  静秋不好意思地说:“我也不是怕鬼,其实那些抗日英雄就是变了鬼,应该也是好鬼,也不会害人,对吧?所以我不是怕鬼,只是怕那种阴森森的气氛。”她突然想起了什么,问他,“我到西村坪的那天,你是不是刚好也从什么地方回西村坪,在那棵树下站过?”

  “没有啊,”他惊讶地问,“我怎么会跑那里站着?”

  “噢,那可能是我看花眼了。那天我一回头,总觉得树下站着个人一样,穿着洁白的衬衣”

  他呵呵笑起来:“你真是看花眼了,那么冷的天,我穿着件洁白的衬衣站在那里?不冻死了?”

  静秋想想也是:“可能是我平常听山楂树时,老想起那树下站着的两个青年,所以看走眼了。”

  他一本正经地说:“也许是那些冤魂当中有谁长得像我吧?可能那天他现了形,刚好被你看见,你就以为是我了。快看,他又出来了!”

  静秋哪里敢看,吓得撒脚就跑,被他一把拉住,扯到自己怀里,搂紧了,安慰说:“骗你的,哪里有什么冤魂,都是编出来吓唬你的。”他搂了她一会儿,又开玩笑说,“本来是想把你吓得扑进我怀里来的,哪里知道你反而向别处跑,可见你很不信任我啊。”

  静秋躲在他怀里,觉得这样有点不大好,但又很舍不得他的怀抱,而且也的确是很怕,就厚着脸皮赖在他怀里。他在双臂上加了一点力,她的脸就靠在他胸膛上了。她从来不知道男人的身体会有这样一股令人醉醺醺的气息,不知道怎么形容那气息,就觉得有了个人可以信任依赖一样,心里很踏实,黑也不怕了,鬼也不怕了,只怕被人看见。

本文标签: 之恋 山楂树 书摘
分享给小伙伴们:
声明: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与上海信息港无关。本站对文章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不作任何保证和承诺。请网友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

相关文章

声明:《山楂树之恋电影_山楂树之恋精彩书摘》由上海信息港搜集整理于网络,如果这篇文章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,请与我们联系。 精彩话题

上海信息港

沪ICP备11042264号-1